手机mg4355游戏平台

欢迎来到-手机mg4355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信息 > 朝阳文化 >
红山文化玉器与黄帝文化
手机mg4355游戏平台  2019-03-27 09:00:38 

 
红山文化玉器与黄帝文化
 
雷广臻
 
    黄帝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文化。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不仅有文献学证据,而且有考古学(比如红山文化玉器)证据。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起,不断有人推测黄帝文化在北方。这个北方正与分布在内蒙古东部赤峰、辽宁西部朝阳、河北东北部承德地区的红山文化相关。红山文化距今5000至6500年,为中华文明的源头文化之一。 黄帝文化符号在红山文化遗址发现。红山文化遗址发现了玉猪龙、玉蛇龙、玉蚕器等与黄帝文化有关的玉器。
    一、黄帝与黄帝文化
    众所周知,以顾颉刚(1893年—1980年)为代表的“疑古辨伪”学派把黄帝否定掉了。与之相反,我们说有黄帝文化存在。这里讲的黄帝文化是黄帝部族的文化,不是说黄帝一个人。
    古人是这样记载黄帝的。黄帝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马王堆帛书《黄帝·观》说:(黄帝)“令力黑浸行伏匿,周留四国,以观无恒善之法则。力黑视象,见黑则黑,见白则白。”力黑,也就是力牧,传说为黄帝之臣。黄帝叫他悄悄地查看周围国家的情况,观察经常变化的法则。力黑看事物的形象,“见黑则黑,见白则白”。这个人是实事求是的,是可靠的,见黑是黑,见白是白,不颠倒黑白。
    皇甫谧还说,“黄帝都涿鹿” 涿鹿在幽州境内。幽州指哪里呢?据《周礼·职方》载,“东北曰幽州”。 《吕氏春秋》载“北方为幽州,燕也。”《尔雅·释地》载:“燕曰幽州。”其范围大至包括今北京、河北北部及辽宁一带。皇甫谧不采一说,他指出,有另一种说法:“或曰:黄帝都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这只是一种说法。
    下面的故事就是众所周知的了:
    神农氏衰落的时候,黄帝讲修道德、教化民众,诸侯都来归附他。黄帝驯化了许多猛兽以备战争之用。与神农氏在陂泉之野交战,三战而胜。又去征讨蚩尤氏,涿鹿之野擒获蚩尤,叫应龙在凶黎之丘把蚩尤杀掉。一共打了55场战争,一统天下。涿鹿之野,在今天的北京西南河北张家口市境内。
    黄帝有熊氏。少典氏族的人。少典氏族的一个小伙子娶了有蟜氏之女附宝,生了儿子,这个儿子就是黄帝。长于姬水,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黄帝叫歧伯尝百草味,与雷公一起论经脉,为人治病;叫苍颉取象鸟迹,始作文字,记载历史,从此开始。黄帝时,出现了个现象,螾(蚯蚓)长的如虹一样大。也有人说大星如虹。另据《史记·封禅书》说:“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因为有土德,黄龙与大蚯蚓一起出现了。黄帝采铜铸鼎。黄帝娶四妃,依次名叫西陵氏累祖、方雷氏女节、彤鱼氏、嫫母,生二十五子。
    在黄帝时期,养蚕、舟车、文字、音律、医学、算数都先行发明,并得到发展,他的功劳为后世所称赞,被誉为华夏的“人文初祖”。
    传说黄帝以玉为食。《山海经·西山经第二》说,有一座峚山,这座山长丹木、流出丹水,丹水西流注于稷泽。“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源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看来沸沸汤汤的玉膏,是如玉色的清水。因为下文又说:“玉膏所出,以灌丹木。” 玉膏是灌溉用的。丹木长到五年,五色都分清了,五味都馨香。黄帝便取峚山之玉荣,投放到锺山之阳面。供天地鬼神,“是食是飨”。
    传说黄帝珥两黄蛇。《山海经·大荒东经第十四》说:东海水中的小块陆地上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叫禺虢。这禺虢是黄帝所生,是海神。《山海经·大荒北经第十七》也说,“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穀。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彊。”在今内蒙古赤峰敖汉旗宝国吐乡兴隆洼村发现的兴隆洼文化,距今已有8000多年,是中国北方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1992年秋发现第一对玉珥(玉玦),出土在117号墓主人头骨的两侧,据此确认早期的玉玦就是玉珥。1994年,在135号墓又出土一对大型玉玦。在七号墓也发现了玉珥。玉珥为卷曲的蛇形,所谓禺虢“珥两黄蛇”,是不是指带两个玉珥的人呢?如果是这样,作为红山文化源头的兴隆洼文化又给我们什么启示呢?后面要说到,在朝阳凌源市田家沟第四地点红山文化墓地9号墓仰身直肢葬死者的右耳部,发现了随葬蛇形玉坠1件,这也与《山海经》中的有关记载相合。
    传说黄帝用夔皮做鼓。《山海经·大荒东经第十四》又说:东海中有一座流波山,深入海中七千里。山上有兽,形状像牛,苍身、无角、一足,从水中出入必带来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名字叫夔。黄帝得到它,用它的皮做鼓,并用雷兽之骨做鼓槌,声音传五百里,以威天下。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现了许多上无盖下无底的筒形彩陶罐,有人认为是“陶鼓”,如果此说不虚,夔之皮可能是用来做“陶鼓”的。
    传说黄帝之孙始均生北狄。《山海经·大荒西经第十六》说:在西北海之外,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 《魏书·序纪》开篇说:“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明确表示鲜卑族祖先是黄帝正妃嫘祖所生的第二个儿子昌意之子。因为昌意封地在北方,封地内有大鲜卑山(今大兴安岭),所以因之名号为鲜卑。鲜卑与汉人都是黄帝的子孙后代,同宗共祖。《魏书·序纪》又说:“其裔始均,入仕尧世,逐女魃于弱水之北,民赖其勤,帝舜嘉之,命为田祖。”意即昌意的后裔始均在尧时为官,并得到舜的赏识,任命为田祖,即管理农业的官员。鲜卑的分支慕容氏也自称是黄帝后人。《晋书·载记第八》说: “慕容廆,字弈洛瑰,昌黎棘城鲜卑人也。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邑于紫蒙之野,号曰东胡。”有熊氏,指黄帝。苗裔一词最早出于《离骚》。苗裔之苗,本有“初生的植物、禾谷之实”的意思,后来从禾谷之实转义引申为“子孙后代”;裔,就是“后代”之意。所谓“有熊氏之苗裔”,就是黄帝子孙后人的意思。慕容鲜卑人关于自己是黄帝、颛顼后人的记忆十分强烈,以至于明代杨慎在《升庵诗话·紫濛》篇中仍然说: “慕容氏自云轩辕之后,从于紫蒙之野。”轩辕,正是指黄帝。
    传说黄帝请女魃助战。《山海经·大荒北经第十七》说:在共工之台那个地方,有个衣青衣人,名叫黄帝女魃。黄帝与蚩尤战于冀州之野。蚩尤请风伯、雨师来帮忙,纵大风雨。黄帝对应,召女魃来止雨。“雨止,遂杀蚩尤。”女魃不能再回到天上了,但她所居住的地方不下雨了。叔均把这件事告诉了天帝,后把女魃放置到赤水北边。“叔均乃为田祖。”女魃做过逃走的努力。要驱逐她的人咒她说:“神北行!” 女魃有止雨之能,能力过了,“过犹不及”,天不下雨了。
    传说黄帝妻雷祖、生昌意。《山海经·海内经第十八》说,流沙的东边、黑水的西边,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司彘之国,似乎是驯养猪的部族。又说,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降处”二字,有被贬之意。韩流,生帝颛顼。若水,据考证,是黑水之意。
    上述种种,作者归之为古人记载的黄帝文化。
    不仅我们研究黄帝文化,2000多年前就有人研究过黄帝文化。有人在2000多年前问过孔子:“黄帝三百年”,黄帝是人呢?还是“非人”呀?这是《大戴礼记》记载的事情:“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吾闻诸荣伊曰:‘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也,抑非人也,何以能至三百年乎?”这个宰我是孔子的弟子,72位贤人之一。孔子骂过他:“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孔子自以为得意的门生,有德行方面超人的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有政事方面超人的冉有、季路,有文学方面超人的子游、子夏,而在言语方面超人的是子贡和宰我。宰我是个思维敏捷,又有雄辩口才的人。宰我的疑问是:黄帝如果是一个人,能活三百年吗?如果黄帝能活三百年,那他是一个人吗?这个问题提的好。 这个问题是宰我听荣伊说的。这个荣伊是明白“黄帝三百年”故事的。看来这个荣伊了不起。有人说荣伊是周朝的一个诸候,是个大官,供职在首都附近。荣伊明白“黄帝三百年”故事,没有详细讲给宰我。宰我不明白,就去问孔子。孔子一听就不高兴了,因为他马上答不上来,很难堪的。孔子说:较近的伟大人物的事迹就够你研究的了,黄帝的事迹太久远了,你不要问了。宰我说,我非问不可。没办法,孔子搞了个“黄帝三百年”的答案:“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
    孔子的这个“黄帝三百年”的答案对吗?凡是学过一点逻辑的人都明白,这个黄帝“生”、“死”、“亡”各一百年,合起来三百年的答案,与宰我所问的问题不一致。宰我问的是“黄帝者,人也,抑非人也,” 即问的是:黄帝是人呢?还是非人呢?孔子答的是黄帝“生”、“死”、“亡”各一百年,回避了问题。孔子答非所问。实事求是地说,在这个问题上,孔子确实答非所问。
    说到这里还要交待一下,在历史上还有人研究过“黄帝三百年”的事情,这个人就是晋人皇甫谧。皇甫谧是个医学家,研究过历史。过去,当官的、学医的、教书的、算卦的、记史的,出自一途。医学家也可以记史。皇甫谧写了《帝王世纪》,记载“黄帝都涿鹿”、“或言寿三百岁”。皇甫谧把“黄帝三百年”解释成“黄帝寿三百岁”了。
    皇甫谧说黄帝“寿三百岁”是真的吗?如果不是真的,如何解释“黄帝三百年”?解开这个谜要说许多话,先要从图腾说起。
    由图腾说起,我们知道,在原始社会时期,部族名、部族首领的名称以及这个部族的保护神(图腾)三者常用同一个名称,如“黄帝”,他既是当时一个部族(大社会联合体)名称,亦是该部族的保护神与首领的名字。(参见陈建宪著《神祗与英雄:中国古代神话的母题》第191页,三联书店北京1994年11月第1版)
    黄帝是一个部族名,才可以有“三百年”之说。在黄帝部族三百年中,产生了许多以黄帝为名的部族领袖,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后来,由于人们缺少人类学、民俗学、考古学方面的依据,都归给一个“黄帝”了,其实,黄帝是一个群体。
    二、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
    首先,诸先贤已经明确指出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郭沫若先生考证,黄帝原本是北方戎狄人的祖先,由于他战胜了蚩尤(古夷人首领)、炎帝(古羌人首领),故被尊为中华民族的祖先(见《中国史稿》第一册)。
    “中国考古学之父”、著名考古学家李济说过:“中国人应多注意北方。忽略了历史的北方,我们民族及文化的原始,仍沉没在‘漆黑一团’的混沌境界。两千年来中国的史学家,上了秦始皇的一个大当,以为中国的文化及民族都是长城以南的事情。这是一件大大的错误,我们应该觉悟了!我们更老的老家——民族的兼文化的——除了中国本土以外,并在满洲、内蒙古、外蒙古以及西伯利亚一带:这些都是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栖息坐卧的地方。到了秦始皇筑长城,才把这些地方永远断送给‘异族’了。……我们以研究中国古史学为职业的人们,应该有一句新的口号,即打倒以长城自封的中国文化观,用我们的眼睛,用我们的腿,到长城以北去找中国古代史的资料。那里有我们更老的老家。”(《李济考古学论文选集》第962页)
    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有一句名言: “黄帝时代的活动中心,只有红山文化的时空框架与之相应。”
    美国夏威夷大学、杜克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教授许倬云认为红山文化区就是黄帝活动区(见《万古山河》)。
    著名考古学家、红山文化研究专家郭大顺明确指出:“红山文化的时代相当于五帝时代的前期。从红山文化五千年古国在中国文明起源过程中先走一步,到该文化在其南下过程中与仰韶文化在冀北相遇的考古实证,都证明了五帝时代前期有关代表人物在北方地区活动的可信性。”(郭大顺:《红山文化》第208页)
    其次,甲骨文提供了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关系的一条线索。按甲骨文,中华始祖黄帝与祭坛有关。黄帝之黄字,从大,像人腰间佩带环玉之形,其本义即指佩玉,当今“璜”的本字,是一个身上佩玉之人。黄帝之帝
字,有人释为“柴祭”。严一萍先生说:“帝者,以架插薪而祭天也。”把柴薪交叉支架起来,焚烧以祭天。(《美国纳尔森艺术馆藏甲骨卜辞考释》,《中国文字》第六卷第2584页)王辉先生说,帝,就是柴祭,“祭祀的对象为居于天空的自然神”。(《殷人火祭说》,《古文字研究论文集·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十辑》第269-276页)看来,“柴祭”说符合历史原貌,且有考古学的支持。综合起来,黄帝,就是身上佩玉、在祭坛主持祭祀仪式的人。
    第三,《山海经》等文献证明红山文化区即黄帝、颛顼活动区。《山海经》是一部上古奇书。《山海经》记载了黄帝和颛顼的故事。如果能定位《山海经》“海”的方位,就会知道《山海经》记载了什么方位的事情。
    首先,《山海经》记载了化石。《山海经》所示的“西北海之外”的范围、以朝阳、赤峰、承德为中心的广大区域盛产化石,由此,“西北海之外”《海外西经》篇所记述的物事与朝阳、赤峰、承德红山文化区域的古人文、古地理相符。
    其次,古文献证明《山海经》的海指渤海。“海”在中国文献上一般指渤海,比如,曾经亲自探求黄帝事迹的司马迁,说黄帝“东至于海,登丸山。”丸山应该是山东的一个山。《地理志》云:丸山,郎邪朱虚县(即今天山东省)。这里说的“海”,是指渤海。司马迁自己去访求,“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这进一步说明当时人们所说的“海”是指渤海。其他古代文献,凡提到“海”,一般是指渤海。大家都知道渤海有南、西、北、东四个方位。在中国的内海中围海而成南、西、北、东四个方位的,只有渤海,所以《山海经》的海指渤海。
    再次,《山海经》记述刑天(蚩尤)与帝(黄帝)争神的故事在红山文化区发生。在渤海之西北涿鹿发生过黄帝与蚩尤大战的故事,实际上就发生在河北北部。《山海经·海外西经》记述了这些事。《海外西经》与红山文化区应该有对应关系,由此,红山文化与黄帝文化应该有对应关系。  
    最后,《山海经》多处提到的颛顼(颛顼就是黄帝之孙),有文献记载其活动区就在红山文化区。有一部书叫《资治通鉴》,在宋元时期胡三省给它做了一个注,明确说到朝阳城东90里是棘城,棘城就是颛顼活动的地方。《晋书·慕容廆载记》记载,慕容家族定都龙城之前的政治中心大棘城就是“颛顼之墟”。
    定位《山海经》“海”的地理方位、化石产地、黄帝战蚩尤战场,从文献上确定了红山文化区就是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
    第四,红山文化遗址发现黄帝文化符号。雕刻黄帝文化符号的石板是在红山文化的一处新遗址发现的。该遗址位于朝阳凌源市田家沟村民组,北距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约51公里,东北距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约34公里。2010年秋,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来柱率队对田家沟这处红山文化新遗址的第三地点进行清理,发现了红山文化典型的由三重石围圈构成的积石冢,在直径7米的内圈石墙上发现了一块明显规整且大于别的石头的石板,长约50厘米,最宽处约40厘米,厚约3厘米。经过近一年的比对、考证,笔者向媒体宣布,这个雕刻图形是黄帝图腾神龟——天鼋:由点组合的头部,均做伸出状的前腿与后腿,圆形的龟背,一只活灵活现的神龟(天鼋)图形。
    天鼋就是轩辕,轩辕即黄帝。中国最早的国别史著作《国语》讲到“我姬氏出自天鼋”,意指黄帝族出自天鼋(神龟),天鼋是轩辕的氏族名称、氏族的徽号、氏族的图腾。郭沫若释天鼋即轩辕:“天鼋二字,铭文多见,旧译为子孙,余谓当是天鼋,即轩辕也。”
    红山文化遗址石板上发现黄帝文化的符号天鼋(神龟),不仅说明五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经开始用石刻图形或字来表示部族的来源,而且为红山文化即黄帝文化提供了一个新证据。这个证据与红山文化遗址已经发现的多个玉神龟和蚕玉器等遗物结合起来,构成了红山文化即黄帝文化的坚实证据链。
    三、红山文化玉器与黄帝文化
    首先,从玉龙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对红山文化玉器进行检视,会发现一个十分有意义的情况:中国古文献记载的黄帝图腾,红山文化均有玉器与之对应。在中国著名新石器时代史前文化中,只有红山文化(主要是玉器)与黄帝有这么多的契合。现在说黄帝的主干图腾熊。
    《史记·五帝本纪》说: “故黄帝为有熊。”《史记》集解引谯周曰:“黄帝,有熊国君,少典之子也。”班固《白虎通义·号章篇》也说:“黄帝有天下,号曰有熊。”故黄帝部落的图腾当为“有熊”,即熊。据《史记》记载:黄帝“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一解是率六个以动物为图腾的氏族,二解是率驯化的六种动物,无论如何,打头阵的、第一位的是“熊”。
    另据文献记载,黄帝为姬姓。姬字从女从臣,而商周青铜器铭文中的臣字实际上当为熊的竖立形象,所以姬字最早为熊的形象。
    我们知道,在红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熊龙。牛河梁红山文化第二地点一号冢第四号墓,葬者为成年男性,随葬品有玉箍1件,玉熊龙2件。
  另有佐证: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女神庙发现了泥塑熊的下颚和泥塑熊掌。
 
    还发现了双熊头三孔玉器,也就是《山海经》讲的“并封”一类玉器。 
    
    其次,从黄帝驭龙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管子·五行篇》说:黄帝“得苍龙而辨于东方”;《大戴礼记·五帝德》说:黄帝“乘龙扆云”,描述了在野外的生活状态; 《史记·孝武本记》说:“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须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上龙七十余人……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须,龙须拔,堕黄帝之弓”;《史记·封禅书》说:“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蚓见”;《论衡·纪妖》说:“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大山之上,驾象舆,六蛟龙”;《淮南子·天文训》说:“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治四方,其神为镇星,其兽黄龙,其音宫,其日戊已”。闻一多先生考证认为,上古姬通女又通巳,而巳即是大蛇,这种大蛇又被人们称作龙,被黄帝部落奉为图腾。(参见闻一多《伏羲考》,《闻一多全集》第1卷,三联书店北京1982年版)按《国语·晋语四》说法:“昔少典娶有蟜氏,生黄帝炎帝”,则黄帝母方为有蟜氏。《说文解字》说:“蟜,蟲也,从虫,乔声。”段玉裁注:“虫,各本作蟲,今正。虫者,它也。虹似它,故字从虫。”它,即蛇,故蟜为龙、蛇类。“蟜”字从虫、从乔,意即大蛇(龙),所以黄帝为龙(蛇)之后,奉龙为图腾。按《史记·补三皇本纪》,有蟜氏又名女登,为有娲氏之女。有娲氏即女娲,而女娲为龙蛇之身。(参见王延寿《鲁灵光殿赋》、《列子》、《玄中记》)故黄帝当以龙为图腾。《山海经·海外西经》也说:“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袁轲先生注曰:“此言轩辕国人人面蛇身,固是神子之态,推而言之,古传黄帝或亦当作此形貌矣”。(参见袁轲著《山海经校注》第22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月7月第1版)
    众所周知,红山文化蛇形龙玉器,从兴龙洼、查海的玉玦,到翁牛特旗三星他拉的玉龙,已经形成了一个系列。

 
    
    《山海经·海外西经》说:“龙鱼陵居在其(沃野)北,状如貍。一曰鰕。即有神圣乘此以行九野。”有地质学家认为“龙鱼陵居”是化石产地。在红山文化区的冀北、赤峰、朝阳,化石产地有一万多平方公里,这里产出了各种恐龙、蜥蜴和鱼化石。甲骨文学者叶玉森说:“近世地质学者,考核化石,乃决定龙为古代爬行动物,......吾国古以龙为四灵之一,其形虽不可考,然与契文……象形诸龙字,可得十之七八。”《甲骨文诂林》第1758页)
    在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盘古、黄帝、伏羲、女娲等神人的形象,都曾带有蛇的痕迹。据《列子》中记载:“疱牺氏、女蜗氏、神龙(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汉代画像砖中曾出现伏羲女娲交尾图像。令人兴奋的是在红山文化遗址发现了玉蛇龙:2011年5月28日——30日,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凌源市田家沟第四地点红山文化墓地的发掘过程中,发现重要墓葬3座,出土精美玉器5件。这3座墓葬编号M7、M8、M9,其中M9(9号墓)亦为单人仰身直肢葬,右耳部随葬蛇形玉坠1件,左胸部随葬玉芯1件。据此次发掘项目领队王来柱副研究员介绍,蛇形耳坠为红山文化发掘品中所仅见,与《山海经》中的有关记载相合,显得弥足珍贵。
    《山海经》中有很多戴蛇、珥蛇、践蛇的神。如《海内西经》:“开明西有凤皇、鸾鸟,皆戴蛇、践蛇、膺有赤蛇。”《海外北经》:“北方禺疆,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海外西经》:“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海外东经》:“奢比之尸在其北,兽身人面大耳,珥两青蛇。”《大荒东经》:“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虢。”“有神,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尸。”《大荒南经》:“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曰不廷胡余。”《大荒西经》:“西海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弇兹。”《大荒北经》:“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山海经·海外西经》载:“轩辕之国……人而蛇身,尾交首上”,就是说黄帝族可能以蛇为图腾,后来认为祖先与蛇有血缘关系,就产生了人面蛇身的传说。《史记·天宫书》记载:“轩辕,黄龙体”。《五帝本纪》正义说黄帝“生日角龙颜”。并说黄帝之子有十二姓,闻一多先生考证其中的“僖”、“巳”两姓为龙蛇族,看来,黄帝部的图腾体系中原本有蛇,后来蛇又演化为龙。《山海经·海外西经》还说:“轩辕之国…….穷山,有四蛇相绕”,可能反映了轩辕族内的氏族多有以蛇为图腾的。《大戴礼记·五帝德》说:黄帝“乘龙扆云”,黄帝乘龙骑云(骑着龙坐着云或者以云当床),描述了在野外的一种生活状态。《山海经·海外西经》还讲到轩辕之国“人面蛇身”,那就是人和动物的文化因素融合在一起形成的一种新的形象;“尾交首上”——我们看到过这样的形象,在历史上尤其汉代画像砖就有人面蛇尾这样的形象。袁轲先生注曰:“此言轩辕国人人面蛇身,固是神子之态,推而言之,古传黄帝或亦当作此形貌矣”。(参见袁轲著《山海经校注》第221页)
    诸神戴蛇、珥蛇、践蛇的记载结合考古实例来解释,可以得出结论:佩戴玉蛇等当为黄帝族的古老习俗。所戴之蛇、所珥之蛇、所践之蛇均为人造之物,而非真蛇,其中一些人造之物为玉器,玉玦、玉蛇。
    再次、从黄帝是轩辕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商代铜器上有龟形纹朝拜人形纹图样,学者释为“天鼋”,为文字或族徽(图腾)。黄帝与轩辕并称,称轩辕黄帝。何谓轩辕?郭沫若先生研究《献侯鼎》等铭文后说:“天鼋二字,铭文多见,旧译为子孙,余谓当是天鼋,即轩辕也。因此,他认为,“天鼋就是轩辕”。天鼋是轩辕的氏族名称、氏族的徽号、氏族的图腾。郭沫若释天鼋为轩辕(黄帝),即肯定了神龟是黄帝族的原始图腾。《国语·周语下》说“我姬氏出自天鼋”,犹言出自黄帝。由此,学者认为黄帝族的图腾为天鼋,即神龟。
    在牛河梁第五地点一号冢第一号墓中发现了神龟玉器:
    另在第二地点一号冢第二十一号墓发现了玉龟壳:
    第四,从黄帝以云为图腾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左传·昭公十七年》说﹕“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杜预注﹕“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 《竹书纪年》也说:黄帝时有“景云见。以云纪官,有景云之瑞。”又说:“轩辕黄帝氏……有大蝼如羊,大螾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玉。”《周易》乾卦《文言》说:“云从龙,风从虎。”而甲骨文、金文中的“云”字多象龙、蛇一类无足曲体动物形象。黄帝氏可能以云为图腾。甲骨文、金文中的“云”字多象龙、蛇一类无足曲体动物形象。黄帝氏以云为图腾,红山文化有很多的云型的玉器,那么这两种文化之间是有关系的。
    红山文化的勾云形玉器,一部分造型可能与云有关。
    第五,从黄帝以鸟为图腾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黄帝部族可能以鸟为图腾。《竹书纪年》说:黄帝“二十年。......有凤凰集。不食生虫。不履生草。或止帝之东园。或巢於阿阁。或鸣於庭。其雄自歌。其雌自舞。麒麟在囿。神鸟来仪。......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凤鸟至。......则凤凰居之。......则凤凰去之。今凤凰翔於东郊而乐之。其鸣音中夷则。与天相副”。《大荒北经》载:“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又载:“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名曰禺强。”《国语·晋语》云黄帝之子十二姓中,黄帝之后有“人面鸟身者”。以上文献记载了黄帝族可能以鸟为图腾。
    在牛河梁第十六地点第四号墓中,发现了玉鸟。在红山文化的其他重要遗址中,也发现了形象生动的石鸟和玉鸟。
    黄帝图腾,熊、龙、神龟、云、鸟诸说之外,还有其他说法。这说明黄帝族多来源,多图腾。
    第六,从黄帝妻嫘祖养蚕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嫘祖,又称雷祖、累组。是中华人文先祖黄帝之妻,史传嫘祖发明了养蚕和缫丝织绸技术,使人们结束了赤身裸体,野蛮荒幼的时代。《通鉴外纪》曰:“西陵氏之女,为黄帝元妃,始教民养蚕,治丝茧以供衣服,后世祀为先蚕”。《路通·疏仡纪》云:“黄帝命西陵氏劝稼蚕”。凡此种种,都证明嫘祖为黄帝元妃,发明养蚕与缫丝织绸技术。“嫘祖养蚕说”在红山文化也得到证明。
    红山文化遗址发现了多个蚕蛹形象的玉器。从黄帝妻嫘祖养蚕和红山文化发现了蚕玉器来看,红山文化与黄帝文化有直接关系。
    第七,从黄帝以玉作兵看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东汉袁康、吴平著《越绝外传记宝剑第十三》记载楚王与风胡子有一段对话,主题是论剑。晋郑王知道楚国有好剑,求而不得,便兴师围楚之城,一围就是三年。楚国危了。楚王登城挥动宝剑。晋三军破败,士卒迷惑,流血千里,晋郑王的头发全白了。楚王于是大悦,说:“此剑威耶?寡人力耶? ”风胡子对曰:“剑之威也,因大王之神。” 剑之威力,是凭借了大王的精神。楚王不解:“夫剑,铁耳,固能有精神若此乎?”说,剑呀,本来是个铁东西,能有这样的精神吗?风胡子回答说:“时各有使然。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臧。夫神圣主使然。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以伐树木为宫室,凿地。夫玉,亦神物也,又遇圣主使然,死而龙臧。”楚王说:我服了。
    红山文化出土“玉兵”的器类最多,有斧、锛、刀、铲、凿、镞等,但多无使用痕迹,不是实用之物,而是玉兵器。
    作为中华民族始祖文化的黄帝文化,几千年来有文献学证据,如今有了考古学证据,尤其是红山文化玉器方面的证据。这些证据不仅证明了黄帝文化在北方的推测,而且明确了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的关系。这对于我们宏扬黄帝文化、明确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朝阳师专原党委书记,二级教授)  转自:朝阳历史文化网



手机mg4355游戏平台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地址:朝阳市双塔区慕容街
| |